资料征集
资料征集

文章检索

农氏网 >> 源流考究 >> 用正确的视角看待农氏历史,增强天下农(侬)氏是一家意识
用正确的视角看待农氏历史,增强天下农(侬)氏是一家意识
来源:农氏网     作者:广西农(侬)氏族谱与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讨组     上传时间:2019-1-5 21:36:07   点击数:1326

用正确的视角看待农氏历史,增强天下农(侬)氏是一家意识
广西农(侬)氏族谱与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讨组
( 2018、10、2南宁研讨会一致认同)


  农氏内部以往产生矛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们认为,其主要原因是有三个方面。现在,我们主要从三个方面与族人大家共同探讨,即历史观、民族观、文化观。平时争论的焦点也往往是这几个方面上的问题。
 
  一、历史观问题
      
  农氏内部最初出现的农、侬有别的思想意识,大概也才是十多年前的事。当时的那些研究探讨人员,都是一些年过七旬以上的农氏侬氏老人,由于他们也是凭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又听到祖上世代口传内容,而自发探讨起来。他们本身文化水平不高,对于相关我族历史的知识更有限。结果,出现了所谓农氏“土著论”和“外来论”的激烈对阵。土著论者说“农(包括侬)是因壮话森林“nong”得姓,是广西土著人,现在的农,是侬智高兵败后,因害怕被株连而侬改为农的。”,很显然,这样的观点都是以偏概全。首先,土著论观点,回答不了壮族农也信奉雁门堂的理由,也回答不了当年侬智高父子为何不臣服交阯,反过来对宋朝却兵戎相见,还建国自立为王这样的关键问题。所谓的侬智高爱中华,保国土受到严重质疑。如果站在历史角度上进行逻辑推理,这种理基本上难于推下去。甚至越推理,侬智高历史问题就越复杂化,越复杂就越说不清问题,还反被对手利用来推理侬智高不是中国人,是越南军阀侵略中国,屠杀汉民。壮学研究人员也说,狄青的镇压是“汉人屠杀壮人”。而当年侬家和宋皇到底有什么“刻骨仇恨”,自己也说不清楚,甚至还站不住脚,导致侬智高的爱中华英雄行为也遭严重质疑。很显然,土著论这个观点要不得,还给我们说理造了成极大被动,最后还是危害自家,危害对侬智高的重新评价,还成了授人以柄的说法,这是错误的历史观所导致的错误理论。
  后来,又爆出“农侬不同姓不能同谱”这样的极端理论,即公开宣称农和侬是两个不同姓氏,说农、侬来源不同,不同祖不同宗。这个思想意识的产生,很明显,其意思就是直接排除侬智高,谈农氏不得说侬和侬智高,变成了侬智高与农氏没有一点关系。说农氏真的可以这么做吗?根本就不可能这样做得了!很显然,这个说法是极为错误的。这个理论既不符合农氏历史事实,也经不起历史推敲,更经不起现实考验,同样是认识水平问题,要么就是缺乏历史深层分析所导致的认识错误,严重一点说,至少这是不当的言论。
  历史上,侬智高爷爷—侬猷家族是山东侬氏,一路走到广西左江地区,融合于当地人,形成强盛的侬峒侬族。侬猷之父是农增连。农增连一家,原就是地道雁门农。现在的事实又是,以前的侬智高子孙,现在几乎都用了农字,都还信奉雁门堂,但他们也对侬字仍怀有特殊感情,也敬仰侬字的强盛和伟大。祖宗世代传说仍在民间不断流行,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农和侬不同姓不同祖呢?我们认为,这都是错误的历史观,才给他们这些人造成的极其严重错误。这个说法做法不但不妥,还成了亲者痛仇者快的推手。我们想,那都是因为不正确了解历史,更不了解我农族悠久而又复杂的经历所致。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人,有些本身就存有私心杂念,把本来是庄重的寻根问祖之事,变成了追名逐利、唯利是图、唯我独尊,纯粹以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平台。严重说来,这不但是错的问题,而是背祖害族行为。
  正确历史应该是这样:根据横县全国侬氏老族谱提到的侬猷家族历史,我们认为,迄今为止,这才是广西农氏重要的来源线索。我们多次研读和研讨过,这份材料,具有很高的历史逻辑推理价值。如果我们顺着这个历史线索,去探索我们广西农氏历史发展的来龙去脉,那肯定才是对路。
  从现在调查到的情况来看,目前,广西农姓人,的确存在多处来源问题,但源自雁门的侬猷家族支系,还是占主流,这是毋庸置疑的。虽然说农姓得姓于炎帝神农,但广西几乎很少有能直接从炎帝神农连续接下来的所谓“纯农姓”族人,绝大多数还是过去侬改过来。所以,拿神农来作广西农氏最古祖宗,显然有悖于广西农氏历史,也不符合我们广西农氏的真实历史情况。为什么?广西农氏不是以雁门农为主流么?那就意味着,出自于古雁门郡的雁门农,才是我们广西农氏真正最高祖宗。也就是说,侬智高爷爷侬猷才是正宗广西雁门老祖宗。最古的还可追溯到侬猷之父农增连和农增连之父及之祖父的祖父等等。这样,挂雁门堂号才是名正言顺。但如果以神农作为我广西农姓最高祖宗,又挂雁门堂,是不伦不类的做法,还让人笑掉大牙。一是:神农原本只是从事农业为生的原始部落人群称号,后来演变到有神农后裔在朝廷主管农业的人员的官名,农姓因此号而得姓。由此看来,农姓与神农的关系只是间接性连接,不是直接性连接;二是,如果把神农炎帝当作是一个个体人来说,人家书写的史书,也只是说“炎帝神农生于姜水”,所以神农炎帝本姓姜,不姓农,更不是在雁门出生的,怎么可以把神农炎帝直接拿来当作当今广西农姓人的始祖呢?这不矛盾百出、授人于笑柄吗?!这种做法,让整个广西农氏人难于理解,也不好接受,也会让社会笑话我们!      
  今天广西农姓人,认为不是侬猷家族的侬、农姓后人的也有,但其来源也是有祖传来自山东,有个别说是陕西长安,有说广东南海县,也有部分人说是本地土著,比起侬智高家族祖先可能还稍晚一点。这些农氏人的祖先是不是也是出自雁门,不得而知。如果不是,那他们与古神农部落,也许还有一段比雁门农更遥远的历史距离。所以,我们只能说,只有首先链接到雁门农时期,才可能连接到更为接近神农部落,否则,那就只是个虚无缥缈的家族历史。大家都知道,有人论过“农姓名人汉代农奇,明代有农猷,官淳安县令,还有农溢、农志科,清代农庚”等等之类农姓人物,我们不禁要问作者,这些名人是壮族农还是汉族农?是什么地方人?又如何把他们衔接到神农和今天的农氏,有族谱作证吗?当然,人们不禁也要问,该宣称者是广西壮族人,他的祖宗与他提到的那些农氏名人有什么血缘关系没有呢?
  当然,我们把农氏历史往后推至五千多年前的历史炎帝神农部落,我们说今天农氏(包括侬)都是同一家族,绝对一点都不为过的。但是,如果离开雁门农来谈神农根,历史依据就不见得怎么充分了。不管侬猷、侬启大的山东侬氏或农氏,来到广西本土,都是属于本家兄弟,不管历史曾发生过什么,我们都应该视为一家,这是没问题的。至于称是土著侬变化过来的农氏,也许是跟随炎帝族末帝俞罔南下的祝融支系后裔,因为有史传,这个支系有后裔跨过岭南到达广东广西本土生活的。如果说侬猷、侬启大是山东侬,到了左右两江区域,也有侬姓存在,那他们当时也一定认可是同门兄弟的,否则,他们是难于融合的。就算真的有本地人的侬姓,他们与侬智高家族相互融合近千年。再由于历史遭难问题又一起改为现在的农字,所以,现在少见用侬字,这就不足奇怪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忽视自己这样的历史!
 
 
  二、民族观上的问题
   
  在农氏寻根问祖的热潮中,我们不难发现,我们农氏有壮族也有汉族,甚至还有其他民族的族人。面对这样同姓氏却民族又不同的情况,好多农氏人、尤其是普通人,不知其解,不知从历史角度来看问题,所以出现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是不奇怪的。出现这样状况,也给一些心术不正的人,提供了钻空子机会,他们抛出“农侬不同姓不同源”理论,言下之意就是,农才能与炎帝神农对上号,侬只有和侬智高家族对号。因此,“农和侬是两个不同的姓氏,人不同祖,族不同源,姓不同名,诞生于不同历史年代,自然也不会是血缘亲族了”的泱泱谬论了。此外,开始时,他们还采取措施,禁止族人说侬和侬智高,说侬智高就是“触犯民族红线”,他们要把历史上的侬和侬智高排斥在神农的农以外。对于讲侬和侬智高的族人,他们千方百计压制或者故意质疑和贬低侬姓和侬智高,诱骗年轻农氏一代只信神农,不信侬智高和侬改农的历史事实。由于出现这样极端的民族观, 才导致激烈的、持续的农、侬纷争,造成了恶劣影响,造成了农氏族群不团结、不和谐局面。
  此外,这些人对于历史上农转为侬,侬转为农,缺乏深层次历史分析。通过他们某人写的质疑文章《农氏是由侬姓改来的吗?》,到写出《农侬不同姓岂能同谱》的公然宣布,再到某翁“(2018 )六、九讲话”的公开否定农侬是一家,就知道这些人是否定侬农转换使用的历史事实的。他们不但否定历史,还蓄意制造谬论,说侬和农是两个姓氏,两个民族(壮、汉),把姓氏问题转成了民族问题,再把民族转成姓氏问题,从而达到他们排斥侬和侬智高的目的,这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那么,我们来分析分析侬智高家族,到底是什么民族的问题。根据家谱描述,侬智高爷爷侬猷,原来就是正宗雁门农出身,来到山东加单人旁为侬。那么,按照现在民族区域划分,他的家庭来源应是汉族地区,他应该是汉族。难怪以前有专家说过这样的话:“僮佬也确实千真万确的汉族”,“僮族非但是古岭南的土著,而且是今日最纯粹的汉人” “僚侬自古来自中原”这些话。尽管我们不能确认他们是针对哪些人来说,但我们认为,应该很适合对侬智高家族的真实描述。
  对于民族看法问题,在这里又不得不说到农宰询问题。对于不明真相的人来说,农宰询也是个有民族争议的先人。执意主张侬农不同姓的人,只承认“始祖农宰询,原籍浙江杭州”。如果这样认为,农宰询是汉族,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有些族谱却说“始祖农宰询,原籍天保县大偶村,后因功名高中,蒙皇上选拔,赴任湖北省武昌县正堂,…”,要是这样,天保即今德保,是壮族地区,他应该首先算是壮族人。再说,宰询大儿子农廷训是“奉元旨”率兵到广西,后在武鸣落籍,死后也葬于武鸣,其后裔遍布今桂中和桂东南。1949年后,国家和政府重新确认民族,其后裔才演变出有汉族农和壮族农。要是这么看,宰询是元朝时天保县去武昌再到杭州当官,其子廷训后又是落籍武鸣,按现在壮族分布情况,宰询廷训父子及其后裔子孙,也可以说还是壮族,都还是血缘亲族,难道因民族不同而不认这个血缘亲族不么?如果考虑到侬猷~侬智高家族来源问题,他们也可说是汉族,连现在的绝大多壮族农都可以称为汉人,也未尝不可!
  再根据以上分析,现在的桂中、桂东南农氏中,是有壮族也有汉族。但不管是壮族农还是汉族农,他们几乎都认可农宰询是最早始祖。但壮族农同时又绝对承认是侬智高家族后裔系列,因为有农宰询那首诗作证,那首诗歌内容,本身就是说侬智高历史的依据。他们尚存的族谱,也首先提到的正是这首诗,这是没有人能改变得了的。汉族农当中,大多族人,也承认与侬智高有同族同宗关系,但有少许人则强烈反对。这样看来,若南宁南晓镇族谱的说法成立,那么毫无疑问,壮汉农氏人,无论农姓侬姓,本是一家人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说“天下农侬是一家”的论证是正确的,说“农侬不同姓”,是非常错误的,这还有什么好争论呢?
  不管怎样,我们现在也没必要违背党和国家既定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这才是我们采纳的正确的民族观。当然,我们也不否定个人意愿,根据你支系来源,都有自由选择属汉族还是壮族或者其他民族,不过,你必须尊重我们农氏历史来源及历史全过程,不能人为砍断历史,更不应该人为分开农侬,写农或写侬作为姓氏符号都应该还是一家人!
      
  三、文化观上问题
      
  纵观现在广西农氏人,基本上都共同认可“雁门堂”堂号,这一点,除了农字是共同文化标志外,可以说,这是农氏的又一个共同传统文化现象。要是这样的话,深入研究侬智高爷爷---侬猷家族来源于雁门,就是个非常关键问题。他为什么用侬字而不用农字?这是值得考究的。一般说来,人们一提到侬姓,就自然而然认定侬就是壮族,是少数民族专用姓氏,很显然,这又是以偏概全的看法。我们认为,这是个误会。这不但缺乏汉语知识内涵分析,而且也是缺乏姓氏知识理解的表现。
  从这里可以看出,用侬字作姓,就不是壮族专有姓氏名词问题,用农用侬,完全是人们的一种姓氏文化意识使然问题!文字,本来就是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文字含义更是如此,而且中国汉字本身就有丰富多彩的含义。有些字,褒贬含义兼有,也有容易产生歧义的也有。农字也不例外,更何况使用文字作姓氏时,人们更加讲究的正是这一点。农字,本身就有很多理解和解释,而侬字正好规避了农字那些有歧义的意思,这是我们应该不难理解的。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社会意识,肯定也与时俱进。我族先人,如农增连来到文化发达的山东,也给自己加单人旁,以方便与山东当地侬姓族人融合和生活劳作,同时也表明这个家族不再以从事农业为生。由此可见,由农字转换为用侬字,本来就是我族先人文化意识的进步和思想意识进步的表现,不是纯粹改姓问题。因此,平时人们所说的农改侬、侬改为农说成是改姓,那都是以偏概全,是错误的。我们偶尔也还听到这样的祖传:因为我们是炎帝神农子孙,单用农字,还不足于表达我们是谁,用“神农”二字太繁,用侬字简便,也能完整表达我们是谁,源自于哪里。因此,用侬字也就顺其自然,民间也有这个流行说法,侬就是“神农”二字的合成字简化式,这种表述,也体现了我族先人的文化智慧,人们怎么就想歪到一边呢?又,由于智高兵败,我们的先人意识到,认为用侬字又过于太强太硬,容易被人削族,还是用农字平稳。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方面来说,这样的祖传说法是很有道理的,是符合人的社会意识心态的,是应该被人容易理解的,但现在,竟然出现如此认识上的严重偏差,这是不应该的,是狭隘的姓氏文化观念所致,更是思想意识认识境界问题,当然也是根深蒂固的大汉民族观念使然。
  大家都知道,已有前人总结过我族简明历史是:农~侬~农,我们认为完全符合我族历史过程。从农增连到山东发现有侬姓兄弟,到给他儿子侬猷、侬威也加单人旁为侬字,我们可以感受到山东文化意识上的发达和先进。至于左江地区,在侬猷来之前,也有侬族侬姓人存在,也许他们真的是与当地语言巧合得姓,也许这些侬姓族人是早就南下的炎帝族后裔,这个考证难度虽较大,但根据中国三皇五帝发展史,还是有据可依的。
  不过,既然当时已经融合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侬族,也共同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患难与共到现在,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清源”?难道我们要把患难与共的兄弟清出去不成?大家想想,侬猷到左江驻军留守,没有侬氏兄弟拥戴,行吗?侬智高起兵时,没有其他侬氏兄弟鼎力支持,能吗?智高兵败后,没有其他壮族人民的掩护和袒护,行吗?现在大家都改用农字了,历史又经过那么久,能分出谁是谁吗?更何况侬猷当时生有全福、全兴、全宽、全旺几兄弟,现在,族谱都还可找到一些记载,这就值得我们多想想的。所以,不管农改侬或侬改回农,必定有其历史缘由(这个农侬转换使用已经另有人论述过)!尽管我们还有很多历史难于说清楚,但我们可以通过承认共同的根和共同的文化标志,以共尊神农、共敬智高这样的理念来统一认识,农侬本是一条根上的瓜,农侬是一家人,这样不是一件美好的事吗?为什么非要搞出个“农侬不同姓”的理论来呢?为什么还要蓄意鼓动侬农不同呢?这不是造孽么?
  在此再强调这样的问题,只讲农不提侬,那是小农意识,讲农也包括侬才算得上是大农思想,侬是农的灵魂。我们就是要坚持“天下农(侬)氏是一家”,少一个字都不全。我们农氏人应该“尊神农、敬智高”,这才是正确的农氏历史文化观。历史上本来就是大侬小农,不是历来就是什么“大农”,今天要讲“大农”必须是包括有侬在里面才算大。现在,有某些人胡乱喊什么“大农”、“农氏万岁”、“我是农氏我骄傲”,显然有点过分!为什么?赫赫有名的侬氏侬智高家族,拥有自家金矿,富可敌国,拥有的军队可独立抗击外寇。北宋时期的侬家将侬家军,誓死保卫自己领地,也是属于捍卫今天祖国的南疆,他们已经名扬华夏,如雷贯耳,威震南疆,威震东南亚,这才值得我们骄傲和喊“万岁”!试想,不讲侬的农历史有过这么伟大、这么精彩的吗?所以说,今天的农氏因有侬历史才精彩,才伟大。单单是说农氏历史,显然就难于让人佩服和敬仰!有某些人,只尊神农而不敬智高,还排除侬和侬智高,这是灵魂的扭曲,是极端错误的!他们总以为,尊了神农,他们就是天下老子第一了,侬智高算什么,也还不是神农后裔,他们不敬智高似乎理由就充分了。其实不然,我们南方农氏,应该首先敬的是侬智高,才谈得上尊神农,不敬智高,本身就不算尊神农了。这个才是尊神农敬智高的辩证统一关系内涵,违反了这个辩证又统一的关系,农族内部必出矛盾。为了农氏长治久安,让我们都“尊神农、敬智高”、坚持“天下农(农)氏是一家”!

(2018、11整理)


[1]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微支持,请随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阅读
  用正确的视角看待农氏历史,增强天下农(侬)氏是一家意识  广西农(侬)氏族谱与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讨组 2019-1-5
  赞改革开放  农博学 2014-7-16
  西门子中国公司高级副总裁农克强  腾讯财经 南方日报 2010-8-11
  以求真的态度作踏实的功夫:农瑛  贵州教育网 2015-3-5
  [宋]王明清《挥尘后录》  〔宋〕王明清 2011-4-25
  春天组诗  农青媛 2016-8-17
  感恩老师  农馨莹 2013-8-5
  平南农础坤诗词  农础坤 2012-1-5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农雄军  佚名 2009-7-20
  如梦令  农舒雅 农青媛 农广田 2015-10-18
 
 
芳名榜 | 本站宗旨 | 目标愿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访问统计: 00011203734 
友情链接:
农氏网百度农姓贴吧姓氏321文化网


传真:(请尽量网络联系) 联 系 人:农杰雄 邮政编码:361015   
地址:厦门市湖里区枋湖北二路1521号    邮箱:nongshiwang@qq.com
农氏网© NongShi.ORG    管理     琼ICP备09002287号

闽公网安备 350521020002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