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征集
资料征集

文章检索

农氏网 >> 文艺文化 >> 父亲的手机
父亲的手机
来源:农氏网     作者:农余斌     上传时间:2020-9-7 8:00:07   点击数:645

     清明节时,族人来给我父亲“拾金”。按照壮族当地风俗,老人去世时先土葬,几年后,再用酒精将遗骨清洗干净,檀香烘干,然后按顺序叠放到一个瓦缸里,重新安葬。当地人称之为“拾金”。


     打开棺木的那一刻,我一眼便看到了父亲靠手位置旁边静躺着一部手机,这是父亲的陪葬品。我小心翼翼地将手机捧在手心里,一霎间,泪眼朦胧。


     1941年,父亲在那个艰苦年代出生,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和无奈。所幸的是,父亲聪明刻苦,有幸读完初中,在整个大家族七个子女当中是最有文化的。父亲常说:没有文化的军队,是个愚蠢的军队。也正如此,父亲虽为一介农民,却是个有思想的农民。正是父亲的思想,影响着我的一生。


     十五年前,我是一个网点的信贷员。狂妄自大的我没有严格执行贷款审批管理制度,导致我经手的几笔贷款,逾期后没能按时收回。按照银行“谁贷谁负责”有关规定,上级责令我必须追还这十几万元的贷款本息。我没有认真反省,反而心里不服也很不甘心:凭什么让我还这些钱?于是,我赌气罢工不上班,单位领导、亲戚朋友都来劝我,也无济于事。父亲得到消息后,赶忙丢下农活,搭乘微型面包车,赶了60多里路,来到我的单位,给我开导:斌儿,你要想开点,所谓国有国法,行有行规,男子汉犯错就要自己来承担,就当做一个教训吧。斌啊,不管怎么样,先去上班,要是超过时间被单位开除,后果就严重了。“开除”这个名声可不好,传出去,前途就完了,你让家里人在村里怎么抬头?你老爸的老脸往哪放?你怎么面对你的兄弟姐妹?你刚刚成家,孩子还小,老婆孩子以后怎么办?……


     父亲一席话,针针入肉见血,句句戳中我的要害。是啊,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家里的条件我是清楚的。为了供我读书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不知付出了多少的辛苦与汗水。想想都心痛。当我成为村里二十几年来第一个读上中专,到银行上班的那刻起,父亲觉得,他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每当他在享受着村里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时,他说话的声音都是响亮的。如今,父亲已经在我这里住了几天了,也对我苦口婆心、循循开导了几天,我实在不忍心父亲为我伤心失望,只好答应说:爸,我想通了,你回去吧。见到我一再的向他保证,父亲虽然还很不放心,但眼看家里的农活又不能耽误,也只能先回去了。临走时,他仍不忘再三叮嘱:好好上班,钱的事,爸来想办法,电话保持联系。


     可父亲回去后,上班没几天,我又犯愁了。我心里清楚,以我现在的工资收入,每月除日常开销外已没什么结余,何况前几年结婚时,我还向家里借了不少,现在还欠有两万元没还呢,如今我又去哪里找来这十几万元钱?一想到还钱的事,我心里就压抑,本来就难于走出那个阴影,加上老婆冷不丁毫无温度的言辞,更使我曾经几度想要跳槽,一走了之。到后来,我干脆把自己封闭起来,几乎得了抑郁症,白天上班无精打采,每晚都喝闷酒,不跟任何人说话,不接听任何来电,包括父亲的。


     就在我几近崩溃的时候,父亲出现了。他劈头盖脸的把我一顿臭骂后,父亲才哆嗦着双手打开衣服包。我顿疑:父亲这是要干嘛呢?难不成要搬来跟我长住?监督我?我不敢正视父亲。此刻,父亲却不再说话,也许是父亲骂累了,也许是父亲需要平复一下心情,他默默的抽完一支劣质烟,良久,才颤颤巍巍的从包里取出几张票据,边递边轻描淡写地给我来了一句:给,这是给你治病的发票,收好。我一愣,不敢接,只斜眼一瞄,下一秒,我惊呆了!从父亲一张张展开的发票里,职业敏感的我捕捉到了:收贷收息、已还清、现金收讫章、经办人私章等几个关键要素,赫然在目!天哪!才几天功夫,父亲竟然帮我把钱都还上了,这怎么可能?我突然泪崩,一下子扑到父亲的怀里,泣不成声……


     什么叫父爱如山?这一刻我全明白了。摸着父亲那双粗糙的手,看着父亲那张沧桑疲倦的脸,满头凌乱的白发。我这才意识到,就这么几天,父亲竟然变得如此苍老!父亲到底经历了什么呀?可以想象,一生勤劳节俭的父亲,替我背那么一大笔债,是何等的无私!却难以想象,一生要强爱面子的父亲,是如何拉下面子?以什么理由?向亲戚朋友们开口借钱――毕竟明摆自己的儿子在银行上班,这么几千、几百的借,总得给个合理的借口吧。为了挽救我,父亲顶着怎样的压力?已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我不敢多想,唯一能做的,只有把头埋在父亲的怀里,不停的哭着自责、忏悔、认错,像个孩子。此时,父亲没有再骂我,而是用手轻拍着我的后背,抚摸着我的头,变得格外慈祥,言语轻柔:别再伤心难过了,谁还没个错呢,记住这次教训,就当是场大病,钱花在治病上了。振作起来,活出个样子来,好好做人,好好工作,日子会好起来的。


     擦掉眼泪,眼前一片光明。振作起来,为了我,更为了父亲。活出样子来,决不能让父亲一个人替我扛着这么大的山。接下来几天,心扉打开,我和父亲无话不谈。父亲还用他夹壮的普通话,教我女儿识字。在父亲的感染下,我看开了,老婆话语也开始回温,家庭又逐渐恢复到了以前的其乐融融。父亲这才长舒一口气,觉得应该没问题了,可以放心了,又惦记着家里的农活,该回去了。父亲掏出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点点头,心意相通,坚定表示:明白,每隔几天向你汇报思想。


     从此,父亲不在身边的日子里,我习惯了和父亲保持着手机通话,在父亲不懈努力的电话陪护、交流下,父子同心,一路前行。一切如父亲所言:日子会好起来的。几年后,原来的几名贷款户,经济有所好转,逐年分批还钱,补偿了我们的部分损失。现在回头想想,在我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好在有父亲不离不弃的开导,把我黑暗的心灯点亮,我现在才又拥有了一切。要不然,后果如何?我都不敢想象。


     我应该感谢父亲,可父亲却说,应该感谢手机,手机的功劳最大,因为父亲不能常常陪伴左右,而手机却无时无刻都在架起父子沟通的桥梁。我认同父亲的观点,后来有了智能手机时,我便帮父亲买了这一部,还教会父亲如何使用,父亲对这部手机爱不释手,笑得合不拢嘴,连声说:这个好,这个好。父亲爱上了微信聊天,没事总爱跟我视频对话,我也乐意和父亲分享工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后来,我和父亲有个约定:每个周末,我和老婆孩子一起,在视频中向他汇报,我思想上的进步、工作上的事情,孩子的学习情况,家庭的和美……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夺走了我和父亲的那个约定。当我心急火燎的赶到医院时,父亲已被推进了太平间,我瘫跪在父亲的床头,撕心裂肺,地动山摇。父亲入殓时,我用纸巾反复的擦拭着手机上的血迹,打开手机,屏幕定格在准备与我视频通话的那个位置。我失控了……


     父亲的遗骨已清点入缸。我跪地磕头,恭恭敬敬地把手机交到父亲手里。虽然,手机已经坏掉,父亲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但我知道,父亲还有很多来不及的话要跟我说……口农余斌


[1]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微支持,请随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阅读
  父亲的手机  农余斌 2020-9-7
  乡村教师农玉芳:在平凡中耕耘伟大  班雯 农晓蓉 2013-7-10
  好书记农世英  赵金新 黄丽兰 2013-11-18
  武举农廷赞  农氏网 2012-5-10
  广西田阳籍阵亡将士录  《中华民国忠烈将士姓名录》 2011-3-9
  当时明月  农先行 2016-5-18
  评《德保县农氏族谱》  云南富宁 农贤生 2010-6-2
  记农润芝同学事迹  崇左新闻网 2013-7-23
  农美霞:“阳光女汉子”的高考蜕变  佚名 2016-1-18
  浮生感怀  农青媛 2016-11-28
 
 
芳名榜 | 本站宗旨 | 目标愿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访问统计: 00013587389 
友情链接:
农氏网百度农姓贴吧姓氏321文化网


传真:(请尽量网络联系) 联 系 人:农杰雄 邮政编码:361015   
地址:厦门市湖里区枋湖北二路    邮箱:nongshiwang@qq.com
农氏网© NongShi.ORG    管理     琼ICP备09002287号

闽公网安备 35052102000261号